用户名 密码
注册 龙江视窗欢迎您!!!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您所在位置> 龙江视窗首页 > 娱乐 > 正文

星里话丨熬过月薪1千、被狂骂,杨千嬅:从艺似马拉松唯有坚持

2019-07-02 13:18:00来源:腾讯新闻·星里话 繁体中文 打印 关闭
字号:T|T

[摘要]入行近25年,杨千嬅终于明白,做艺人是一场马拉松,不努力根本走不下去,“你可以走1公里、2公里,到1万公里怎么走呢?你真的需要力气、需要体能,需要耐性。时间能证明一切,听过去好像很老土,但是这是很实在、很踏实的证明自己能力的方法。”

新闻《星里话》

文:邵登 编辑:柳星张

采访分成下午和晚上两个部分进行,那里有两个不同的杨千嬅。

先进行的是一对一专访,她穿着一身宽大黑衣按响房间门铃,那头紫发是标志性的,巨大的墨镜是明星标配,她刚用完餐,穿过酒店人群回到房间,必要的遮挡会在途中为她省去不少麻烦,但当她脱下墨镜,才看得出墨镜的另一功用。那下面竟然是一个素颜的杨千嬅。

她绝对是同级别女星中顾虑最少的那个。即便和很多明星的对话都被安排在相对私密安静的酒店房间,也从没见过哪个中年女星敢素颜面对外人。除了对话内容诸事皆宜,工作人员也并未提及任何禁忌,比如描写出这样一个杨千嬅——她看上去有些疲惫,坐着时弓着腰,两只小臂分别撑在岔开的双腿上,就用这个姿势思考并回答了好几个提问。

这种豪放的坐姿与晚上的采访形成了截然相反的对比。

晚上,十数家媒体在另一个房间迎来了另一个杨千嬅,这时她已经做好了登台准备,踩着目测超过9厘米的恨天高,衣服换成了修身西装,妆容完美、发型完美,当她坐下时,将一条腿优雅的搭在另一条腿上,全程挺直腰背。

随性,或优雅,截然不同却又并不十分违和,这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杨千嬅。某种程度上,她代言了曾经高高在上,当下却颇为贴地的香港娱乐圈;她自出道起就被批没有天分只靠模仿,却一路披荆斩棘,在歌坛和影坛都获得好成绩;她虽然有着天后的地位,却又被港人视作邻家女;她的歌曲让人尝尽女人的辛酸,其本人的婚姻却波澜不惊。然而,世人并不会将杨千嬅视作一个矛盾体,她看似幸运的成功背后,有着另一重笨拙、向上的逻辑,这些特质,在她身上构成了香港人曾经无比认同和赞许的港女精神。

她终于开了世界巡演:过了35岁,人生开始倒数

“My Beautiful Live杨千嬅世界巡回演唱会”的首站结束后,杨千嬅来到庆功宴所在的餐厅,大厅的一角响起节奏感十足的欢呼和尖叫,“千嬅!千嬅!千嬅!”。

这时,丁子高端着酒杯来到各地演出商和媒体间寒暄,除了丈夫的角色,他也是这场世界巡演的出品人,但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杨千嬅的身上。

杨千嬅也是在事后从同事那里听说,丁子高在演唱会结束时哭过。问他为什么哭,回答说不知道:“很感动,然后就哭了。”

这是杨千嬅出道24年来首次举行世界巡演,在香港能够被称作“天后”的歌手里,算是最慢的一位。并非不想,只是出于对歌手身份的珍惜和重视,令她觉得一定要找到最完美的时机方可入手,自己的准备、团队的配合又或是档期协调,总觉得时机未到,阴差阳错拖到了现在,能够最终成行,离不开丁子高的鼓励。

“我真的是鼓起勇气跟我先生说我很想做巡演,但是我感觉真的很难。他说,没事啊,如果想做,我们好好去谈、好好去准备,我们就去做!”

杨千嬅今年45岁,她发觉过了35岁,时间就过得特别快,“不是因为那个时间突然走快了,而是我们的心态已经改变了,我们要面对的不再是我要拿到什么的成绩,而是我会想人生的生命在倒数,倒数的速度肯定比自然流速的速度快很多。”她不想再浪费生命了。

这些感悟,构成了巡演的主题——My Beautiful Live(美丽人生)。

靠家里接济三年才走红,杨千嬅也经历过唱夜场拿1千的低谷

杨千嬅出生在传统的潮州家庭,她是家中长女,身为教师的父亲希望她能有个铁饭碗,一心让她当护士,杨千嬅18岁考上护士学校,在医院工作的四年让她见识了人间种种残酷。

第一天上班,杨千嬅就被安排为死者入殓,“那个时候对生命或者社会的感知不多,十多岁的女生,每天要面对最紧张、最艰苦的人生过程,不停地面对生离死别,所以你怎么可能消化掉每一天发生的事情呢?”

但她始终忘不了心中的歌手梦,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,她觉得自己会唱卡拉OK,应该也能当歌手,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参加了TVB新秀唱歌大赛。

在排队报名填表格时,身边一个小伙子跟她寒暄:“你好!我从英国念书回来的,你也来比赛啊!”这个人叫陈奕迅。

后来,这场比赛陈奕迅得了冠军,而杨千嬅得了季军。

父亲还是希望杨千嬅能从事一份“正经”的职业,女儿当歌手对他来说太“虚荣”。当年的杨千嬅也不自信,从参赛到成为职业歌手的路太长,遑论走红养家。

促使她答应签约的,是公司对她给出的判断——很有潜力,并且答应送她去美国学习四个月的音乐课程。日后的杨千嬅回想这个过程就想笑,她终于知道,经纪公司跟很多新人都会说“有潜力”这几个字。

最后,她获得了开明的母亲的支持,她认为女儿的选择是对的。父亲的惩罚是一年多不跟她说话。

递交辞职信给护士长时,杨千嬅一直在哭,潮州人的务实令她怀疑自己的决定,护士长告诉她:如果觉得不适合,医院的门还是为你打开的。杨千嬅给自己设了期限——三年不红,回医院还来得及。

三年的时间,杨千嬅每个月从公司领取一千元港币补贴,即便是二十年前的香港也捉襟见肘,外出参加记者会、演出,杨千嬅甚至要向家里开口才能购置新的衣物。

杨千嬅说,出道三年没有拿钱回家,还要靠家里养,这对于一个从小被教导需要自立的人来说是何等的侮辱:“一直买一直哭那种,甚至到现在回想过去,还是会觉得很丢脸。”

“那个时候,我什么地方都唱,夜总会、公园、商场。一些商演有一千就赚一千,有三千就赚三千。”杨千嬅还记得,第一次唱夜总会,台下有人放声大骂,说她嗓音难听、样子难看,她坚持唱完,拿到钱才走。

即使被骂得再难听,杨千嬅也决不在外面哭,只有到家了才会打开阀门。“我回到家就一直哭,我妈妈以为我丢了钱包,又或是被欺负,还是干了什么坏事。”

同门的陈奕迅很快闯出名堂,出道一年推出首张粤语专辑《陈奕迅》,随即获得叱咤乐坛流行榜叱咤新力军男歌手银奖,出道两年,首张国语专辑《一滴眼泪》打开了华语音乐市场,前往台湾发展。

但杨千嬅没这么幸运,在生活拮据和被观众痛骂的黑暗里熬了两年,《再见二丁目》的走红,才让她的歌唱事业打开局面。杨千嬅说,看到曙光,真的是出道三年后。再晚一年,香港乐坛或许不会有一位叫杨千嬅的歌手,而香港某医院里大概会多了个叫杨泽嬅的护士。

留在香港,让她走出一条和陈奕迅不同的路。

当时,籍由华星和TVB的良好关系,杨千嬅得以主持《Sunday新地带》、《周末任你点》,并慢慢开始转向电视剧,杨千嬅回忆说,这个时候,她开始越来越多的收到观众的信,那时,哪个艺人收到的信多就代表谁有人气,也就不会被公司放弃。

而当时没能和陈奕迅一样开拓华语唱片市场,也为杨千嬅日后成为演员埋下伏笔:“如果不是签华星,可能我没有当演员的机会。如果我签别的公司,开始可能就是纯唱歌,所以刚刚好因为TVB跟华星的联系,一开始是比较多功能的,也是一种机遇吧。”

与全世界和解:对手、前任、损友都归于拥抱

杨千嬅的世界里没有老死不相往来。竞争对手郑秀文,前任郑中基,以及最佳损友黄伟文,最后都与杨千嬅有了世纪和解。

因为与郑秀文形象、声线均相近,杨千嬅被华星打造成“小郑秀文”出道,这是彼时香港娱乐业常用的方式。有了这样一个称号,即便名气不响、作品不成熟,每次面向公众也有了可供关注的话题。

直到凭借《少女的祈祷》横扫多个音乐奖项,以及成功塑造了《新扎师妹》中的方丽娟,杨千嬅才逐渐不再被称作“小郑秀文”。但关于二人交恶的传闻一直没有消散,她们从乐坛“暗战”到影坛,以《春娇与志明》金像奖封后,同获提名的郑秀文无缘获奖,外界传出了不少负面新闻。

2015年年初,杨千嬅邀请郑秀文担任演唱会嘉宾,这被外界称作是“世纪破冰”。

2016年,杨千嬅又在其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和郑秀文的亲密合影。

她这样看待外界对二人的比较:“其实每一个歌手都有经历这样的阶段。你跟谁相比或者怎么样?当你去到另一个阶段的时候,又会说谁家的歌手比你强。我们每一个进入演艺圈的人最终比的是抗压能力,因为我们每一步路走下去,都是在比较的声音中长大。所以这个挑战,不管是郑秀文或者其他人,我们一直都在经历着。最重要是自己怎么调节自己。”

郑中基则是另一层的伤。

这次巡演,杨千嬅以一支MV作为主题贯穿,她驾驶着一辆汽车行驶在公路上,车子遭遇故障,冒烟、自燃,而后,杨千嬅孤身一人踏上旅程,期间遇见了一匹马,途中荆棘满途,最终登上高峰。

杨千嬅说,那俩车子代表了她的前度,马代表了爱情途中的镜花水月,最终登上顶点,则象征着:“世界很大,我们其实很小。”

她并不避讳当着丈夫丁子高的面,回答关于前任的问题。“我觉得不仅仅是艺人,其实每一个人在生活路上,他们总要经历的。我是作为一个曾经经历过的人,去分享一些人生的经验,当然希望从中鼓励一下当下失恋的人怎么去看待自己,当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,我们怎么去珍惜,或者是我们有一些梦想还没有达到,我应该怎么鼓励他们去实现。”

一个是享受父荫又拥有歌唱天才的太子,一个是家境普通的小护士,郑中基和杨千嬅的恋爱最初曾纯得像初恋,他用她的生日做歌名《二月三日》来表达爱意,但年轻的感情也有年轻的问题,当感情难以维系,又只能是男方唱着《无赖》自嘲,女方唱着《烈女》慰藉。

香港娱乐圈并不大,多年来这对前度总是能在不同的场合碰到,TVB的游戏节目也好,金像奖颁奖典礼也罢,郑中基的神色不自然,杨千嬅的笑声也掩饰不了尴尬。

所幸的是,多年来他们未曾交恶,当两人各自都组建了家庭,也足够成熟面对彼此的时候,杨千嬅当了一次郑中基演唱会的嘉宾,台上轻轻一拥,多年心结悄然而逝。当人们足够成长,总是要和过去和解的。

在杨千嬅因为失恋而低沉的日子里,有香港乐坛的两座大山、两个伟文:梁伟文(林夕)和黄伟文陪伴着她。

她曾半夜找林夕诉苦,后者为她写了《笑中有泪》、《姊妹》等歌曲来安慰。

黄伟文则曾透露,当时杨千嬅收工后走进他喝酒的夜店,连续点了8杯长岛冰茶,他没问那个令她落泪的人是谁,就这么静静地陪着喝,“而这一段她后来大概不曾记得,试问有谁可以干尽八杯长岛冰茶而不断片的?见你现在过得幸福,我就安心了。”

林夕说,“我当千嬅是我身上的一块肉。我把最好的都给她。”

林夕一番“心头肉”的表白,令一旁的杨千嬅泪洒当场

黄伟文说,“我抱住最好友人,点上幸福香薰,大家都不缺席,已经感激到震。”

杨千嬅多年来跟林夕合作默契,但与黄伟文却经历了从早年的亲密无间,到因为打歌事件生出嫌隙,再到多年不曾往来,成为不少歌迷的心病。

早年杨千嬅和黄伟文亲密无间

2010年黄伟文出席了杨千嬅的婚礼,2012年,杨千嬅挺着大肚子出现在黄伟文作品音乐会上,二人相拥,恩怨已不再重要,重要的是重新搭建彼此生命的联系。

于杨千嬅而言,当年让他们产生嫌隙的理由已经不再重要,每个阶段再回头听那些歌曲时,有着与当年不同的感悟:“那时我看到的治疗作用,但是过了十年再唱,很多东西都已经放下了。”

四十不惑再生冲劲:做艺人是一场马拉松,不努力根本走不下去

能和这个世界和解,杨千嬅最要感谢的或许是给了她一个完整家庭的丈夫丁子高。“我曾经努力地想要成为别人希望的杨千嬅,却忘了杨千嬅自己本来的样子,直到遇见我老公。”是丁子高让她不再紧绷着面对世界,“在生命中,会有一些我们一直想得到的,曾经不管我用多少力气都没得到,但当我放松下来,反而得到了。”

而外界最初并不看好这段相差五岁的姐弟恋。多年后,丁子高这位曾出现在八卦谈资里的香港富二代,却和他的妻子把婚姻经营得愈发甜蜜。

这次巡演,丁子高承担了制作和统筹的很多工作,夫妻二人难免在工作中遇到摩擦,杨千嬅说这种时候她会选择相信对方,“我的家庭是最重要的,他一定会对我好才会有那个想法,我只要清楚这一点,就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争吵。”

很多事情都已经放下了,婚育后的杨千嬅除了操心孩子,就是与如何成为真实的自己拉扯:“以前我会有一些挺无聊的忧虑,因为不想让别人失望,和我合作的节奏不是很爽快。但我现在找到了平衡,没有伤害到人家的感受,我也可以做回我自己。遇到了一些所谓的痛苦,我才真的懂了自己。”

而当杨千嬅领悟到了这一切,她希望尽快将其传授给儿子:“我反而希望儿子尽早去感受失败,如果他可以尽早承受这些,肯定很快就能得到够用一生的智慧,我就能安心放手了。”

当内心达到圆融的状态,年过不惑的她反而对事业生出了更大的想景。

谈到给予她最多力量的歌迷,她仿佛扛着千般责任,定要反馈给他们最正面的影响:“我们可以用正面的思维去看追星,其实艺人也有一个责任,就是将一些好的能量放回给他们。”其实歌迷何尝不是早就在她的所唱、所演里,得到了最大的鼓励。

普通人日常的重复乏味,她有艺人层面的同感,“你可以去想一下我们同一首歌普遍已经唱过一万次,怎么让自己在第一万零一次的时候有突破,那就是心态的调节。艺人跟其他的人没有分别,只是工作不同而已。”

入行近25年,杨千嬅终于明白,做艺人是一场马拉松,不努力根本走不下去,“你可以走1公里、2公里,到1万公里怎么走呢?你真的需要力气、需要体能,需要耐性。时间能证明一切,听过去好像很老土,但是这是很实在、很踏实的证明自己能力的方法。”

  本网声明:本网登载此文仅出于信息分享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如该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我们做删除处理。

   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

资讯

娱乐

科技